行業資訊

走過28年的亞洲兒童文學大會,向出版業釋放哪些信號?

2018-9-27    來源:    作者:  瀏覽次數:2540

      作為國內出版業最火,最熱的板塊,少兒出版的一舉一動都備受行業關注。且當融合,跨界,升級成為新媒體語境下出版的發展之義,少兒出版與文學創作、閱讀推廣、教育、培訓、影視等跨學科跨領域延伸出更多想象空間。

近期,一場兒童文學盛會在星城長沙拉開帷幕,來自韓國,日本,中國大陸、香港、臺灣,以及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國家和地區的300多名代表與會,就“亞洲兒童文學的境遇和走向”展開思想交鋒。

行至中游,從中國看亞洲兒童文學發展

  作為亞洲兒童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兒童文學已然站在了新的發展起點上。據第14屆亞洲兒童文學論壇提供的數據顯示:國內每年出版4萬多種童書,兒童文學類圖書達1.6萬多種;與此同時,在少兒出版成為市場貢獻最大的類別的同時,2017年,少兒文學類也成少兒類圖書中碼洋比重最高的類別,碼洋比重達到29.59%?梢哉f,業界過去高呼的少兒出版“黃金十年”很大程度上源于被稱為“童書出版母體”的兒童文學板塊的快速崛起。

  誠如浙江師范大學兒童文化研究院教授方衛平曾言,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亞洲兒童文學與其他各大洲兒童文學的接觸、交流日益頻繁和密切,這種交流所構建起來的兩者之間的文學、文化關系也變得日益豐富和復雜。今天也許已經不存在一個完全封閉、自足的“亞洲兒童文學”的概念,談論亞洲兒童文學的歷史、現狀和未來,也早已不是一種封閉和孤立的文學判斷和描述,而必然要與它所置身的世界兒童文學的大背景融合在一起。

  那么,在這些亮眼的數據背后,中國兒童文學呈現出那些新時代的發展特征和文學特質?其快速崛起的源動力來自哪?在新媒體的崛起和沖擊下,兒童文學亟需構建怎樣的新生態?

      本次大會以“亞洲兒童文學的境遇及走向”為主題,包括兒童文學論壇、出版產業論壇、圖畫書論壇、兒童教育論壇等,三天時間6場分論壇共67位報告人發言。

      毋庸置疑的是,在整個文學低迷大勢下,兒童文學能夠打開新局面得益于多種力量合力而為。知名少兒出版人、《兒童文學》原主編徐德霞和《人民文學》主編李東華認為,作家的主觀努力是最根本的決定性因素,同樣離不開“天時、地利、人和”:所謂“天時”,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后越來越重視下一代的教育,教育改革以及素質教育的內在需求讓更多的兒童文學作品走進了教材和課堂,改革開放讓大量優秀兒童文學引進來的同時,中國兒童文學也“走出去”不斷碰撞出新火花;所謂“地利”,一是出版業轉型改制激發兒童文學原創圖書出版的活力,二是全民閱讀活動促進了兒童文學在讀者中的傳播和校園文學閱讀的興起,三是一批中青年作家被充實了兒童文學的創作力量;所謂“人和”,正是集政府、專業團體、民間組織、教育界、出版界共同推動了原創兒童文學出版事業的繁榮。

      用徐德霞的話來說,當前中國兒童文學的發展“即令人振奮又讓人擔憂”。令人振奮的是,無論是從作家資源密集型和成長基礎,還是原創兒童文學作品的市場表現來看,原創成為中國兒童文學的領漲力量。主要特點表現為:

      第一,兒童文學作家逐漸回歸現實、兒童、藝術,自我提升的意識在增強。

      第二,中青年作家成長為兒童文學創作的生力軍,老中青三代共同發力原創局面形成。

      第三,從以引進版為主的學習階段走向自我造血的原創階段,作品形式愈加豐富。第四,從過去積極參加IBBY世界大會、意大利博洛尼亞國際童書博覽會等國外書展到創立上海國際童書展和北京BIBF童書展,在實現優秀作品“走出去”的同時,也通過創設書展和大獎,以及國際組稿等形式,吸引更多優質資源。

      沖破迷思,兒童文學的亞洲大時代可期

      在當前提質增效的出版背景下,童書出版從高數量增長向高質量增長的戰略轉移已成發展的必答題。

      要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戰略轉型,還應剝開哪些迷霧?

      在徐德霞看來,兒童文學未來發展首先要解決的是圖書與雜志發展不平衡和短篇作品創作乏力的問題。

      其次,扎堆出版,竭澤而漁,過度銷費知名作家。針對“一個作家出名后,馬上就有多家出版社包抄圍攻上來,同一個作家被多家撕扯,同一部作品又多家授權、重復出版嚴重”等現象,徐德霞直言,如果這種竭澤而漁的現象得不到緩解,會嚴重妨礙中國兒童文學的整體發展。

      最后,中國少兒出版與兒童文學創作密切結合,兒童文學作家要培養正確的價值觀、文學觀、兒童觀、國際觀。

      王琦認為,站在兒童文學創作者的視角,第一,要關注兒童文學作家的價值觀,“兒童文學作家之間最終的競是作家的道德、境界、情懷和人格修養的競爭,兒童文學作家必須對當下的中國現實、對生命成長、對世道人心等等做出自己清晰和準確的價值判斷!

      第二,兒童文學作家的文學觀。文學沒有捷徑,好的文學一定是來自生活、感動自己和讀者、傳承時代的作品,因此要體察時代的脈動,感應社會的變化,直面兒童的現實,表現當下中國多姿多彩的兒童生活面貌。

      第三,兒童文學作家的兒童觀。兒童文學作品應真切、全面地反映中國各民族、各地區、各社會階層兒童的外在的生活與內心的情感,夢幻與想象,人物和故事,多種藝術手法,題材多元、風格多樣、敘述幽默風趣。

      第四,是兒童文學作家的的國際觀。兒童文學作家要站在世界的平臺上,與優秀的世界兒童文學對話。注意學習歐美經典著作,研究國際童書的基本內涵,在逐漸形成帶著鮮明中國文化印記和自己特色的基礎上創造出贏得世界兒童讀者喜愛的作品。

      海飛對新于時代亞洲兒童文學出版未來發展的新思考和期待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國乃至亞洲童書出版人的努力方向:

      一是亞洲兒童文學出版要努力把“國家品牌”升格為“亞洲品牌”、“國際品牌”。

      二是亞洲兒童文學出版要努力辦好自己洲門口的國際童書展。2018年起中意雙方聯合舉辦的上海國際童書展和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升級的BIBF國際童書展這兩大國際童書展,要努力將在自己洲門口辦的國際童書展辦成國際一流的童書大展。

      三是亞洲兒童文學出版要努力營造世界格局中的亞洲大時代。繼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為代表的歐洲大時代、美國“4664”嬰兒潮時代為代表的美洲大時代之后,中國力量的崛起給世界世界帶來了一股強大的東方力量,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中國的童書出版和兒童文學出版的繁榮,使得真正屬于亞洲的兒童文學出版大時代可期。

掃一掃,關注我們

熟妇大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