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資訊

人工智能教育的全球治理:框架、挑戰與變革

2021-4-22    來源:    作者:  瀏覽次數:1804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MOOC,原載于《遠程教育雜志》 2020年第6期


摘要:人工智能教育的全球治理是指國際社會各利益相關方通過協商、合作及博弈等多種方式,參與人工智能教育的事務管理,以促進人工智能教育為人類發展服務,維持合理、和諧、建設性的國際秩序這一活動過程。它具有協同化、系統化、數據化、精準化等特點。當前,人工智能教育的全球治理存在著宏觀層面主權國家全球合作缺失、中觀層面智慧校園亟待深化、微觀層面個性化學習供給不足等問題。因此,為了實現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善治”,需要構建治理框架,基于多元主體的視角進行變革:宏觀上需要加強全球合作,推動智能新技術的融合與革新,中觀上強化學校與教師的交互、協同管理,微觀上注重個體的個性化自適應學習。從而形成教育新秩序,增強教育活力,提升教育效能,促進教育公平的終極目標實現。


近年來,伴隨著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傳感器、模擬仿真、虛擬現實等新興技術的快速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AI 2.0)正蓬勃興起并廣泛應用,被稱之為自工業革命以來最偉大的技術變革。當下,人工智能正對社會、經濟、文化、生活等多領域、全方位呈現加速嵌入與滲透態勢,人工智能的教育應用,自然也成為世界各國和國際組織關注的重點。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UNESCO)作為全球最權威的國際教育組織,始終密切關注人工智能在教育領域的發展新動向。2015年11月,UNESCO發布了《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轉變》的報告,強調在人工智能的影響下,人類已經從“互聯網+”進入到“人工智能+”的新時代,教育領域正面臨著人才培養模式變革、學習方式轉變、學習場景重塑等諸多挑戰。如何在人工智能時代堅守人文主義的價值觀,保持文化的多樣性,成為全球亟待反思的議題。2019年3月,UNESCO又發布了《教育中的人工智能:可持續發展的挑戰與機遇》報告,強調以促進教育的個性化、公平性和包容性為主要目標,驅動教育管理步入全新的軌道,幫助學生為“就業革命”做好充分準備,成為驅動全球“人工智能+教育”健康發展的新指南。2019年5月,UNESCO在北京舉辦了首屆人工智能與教育大會,并形成成果文件《北京共識》,指出了人工智能時代全球教育的發展方向,描繪了人工智能時代教育的發展藍圖,提出了“人工智能+教育”全球合作發展框架,將對未來教育產生深遠的影響。


今年以來,在COVID-19肆虐全球的背景下,以人工智能技術賦能的在線教育、教學以其獨特的應用價值,成為國內外社會廣泛關注的焦點。然而我們也看到,疫情期間全球諸多學校處以停滯或癱瘓狀態、教師與學生信息素養不足、全球信息教育資源失衡、人工智能倫理受到挑戰等諸多問題。這也喻示世界各國、各地區在注重發展人工智能技術的同時,不能忽視人工智能發展主體之間的合作。一方面,合作是當今時代發展之主流,雖然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已上升到國家綜合實力的競爭,以及緣于地區、文化、群體的差異等帶來人工智能發展過程中的差距性,但人工智能的通用性使得國家、地區與企業之間又具有廣泛的合作前景;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產生的社會影響或問題又往往是全球性的,只有通力合作、解決問題,才能形成良好的人工智能發展生態。


治理是當前國內外的一項重要議題,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把“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從2014年起,學術界開始聚焦數據驅動下的教育治理,尤其在我國邁向智能時代的過程中,以“互聯網+政務服務”的治理形式逐漸取代了以往的管理方式,成為全面深化改革新時期的治國理念,并影響到社會領域的各個方面,這其中自然包括教育層面。換言之,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已經成為貫徹落實《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的重要戰略任務。從治理角度出發來審視人工智能教育,無論對我國還是對國際社會,都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因此,如何充分利用人工智能促進教育的健康發展,成為人工智能視域下進行教育全球治理需要面對的重要課題,也是一個全新的命題。本文主要對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背景與際遇;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進展、特征與框架;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所面臨的挑戰與變革略作探討,以期為智能時代的教育發展與創新,提供一些思考或借鑒。



1
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背景與際遇


(一)新人文主義在人工智能發展中的價值


近年來,新一代人工智能(AI 2.0)作為新科技發展的引擎,帶動著智能機器人、云計算與邊緣計算、5G與物聯網、數字孿生等技術的快速發展。以智能制造、數據科學、計算思維、虛擬仿真等為特征的智能時代,人工智能正以空前的速度、深度和廣度影響和改變著人類社會。人工智能的技術發展和廣泛應用,直接引發人類生活、思維、倫理、工作業態及社會關系的變化。以腦機接口為代表的人工智能與腦科學的迅速發展,使得人的認知方式、學習方式和自我認同也將發生根本改變。目前,人們對大腦活動規律和意識生成機制的研究依舊十分有限,通過哲學層面抽象的思辨、推理、歸納和分析,難以從本質上把握思維活動的客觀結構和規律。在未來,借助人工智能可為其提供新的研究路徑和技術手段,可進一步強化大腦思維活動的研究,建立具有適切性的新模型。隨著AI+腦科學,尤其是腦機接口、類腦、人工智能腦等技術的不斷成熟并應用,對社會倫理、法律以及人與人關系等,將帶來巨大的挑戰。


當下,智能機器人的誕生與不斷應用,人類身邊已經出現了一批雖無血無肉但卻具備經專門訓練即可獲得模仿、學習能力的“另類人”。隨著智能機器人的進化而“變聰明”,人的性質也為之發生了改變,這可能導致“人”不再具有和其他個體唯一可區別的人格和身份。與此同時,人工智能技術也在沖擊人類在智能層面的獨尊地位。例如,AlphaGo Zero只需通過自我學習、掌握基本規則的前提下,就可擊敗人類頂尖棋手,說明未來社會許多專業性工作,有可能被人工智能所替代。很多傳統職業將被淘汰,新興的職業類型將需要高專業化、高技能水平的人才,這必然會使一部分人無法勝任以智能、技術和知識為核心的工作。甚至有朝一日,機器人智能會超越人的智能,如同未來學家雷·庫茲韋爾(Ray Kurzweil)所預言的,這一“奇點時刻”遲早會降臨。這一切,會引發諸多社會問題。


基于此,構建人工智能時代的新人文主義就顯得尤為重要。新人文主義作為解決新問題的一種哲學理念,要求人類持有更開放的心態去迎接智能時代,并有效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與多變性,幫助人類積極回應由人工智能等快速發展所帶來的諸多現實問題。例如,人的意識與思維、人本質屬性的變化、新的倫理規范等。從新人文主義的視角審視,人工智能的發展始終不能脫離“人”的本質屬性,更不能擯棄人文主義精神的內在意蘊,應在堅守人文主義底線的基礎上,尋求人的理性弘揚與智能發展多元性的兼容,使得新科技的力量永遠服務、促進人類社會的健康發展與人性的進步。


(二)數智驅動下呼喚數據安全與智能倫理


隨著智能技術+大數據的迅猛發展,數智(大數據+人工智能)驅動下的人類社會已從自我控制的信息時代進入到了迭代創新的大數據時代。數據的匯集、分類、分析和處理成為智能社會最典型的特征。在這場智能化革命中,以人工智能技術為基礎的大數據多元化和智能化的應用,使得數智融合的趨勢變得愈發明顯,數智融合下的數據正成為一種重要資源,即一切皆可“數據化”,它是信息流背后事件、物和人的總和。大數據的廣泛應用,改變了人類認知世界的能力和行為方式。在數智融合的新背景下,當前的數據驅動已經進入了自動化與智能化的階段。即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的緊密結合,使得數據被賦予了推理、理解和感知等能力,海量數據的分析與處理成為可能,最終形成數據與智能融合、驅動的全新生態。


但與此同時,在數智融合下的大數據時代,數據在提高工作效率,促進智能城市建設,進行社會治理,發展“全球智慧腦”等的同時,其所收集、存儲、流動、應用的大數據安全問題,也引發人們對隱私泄露或不當使用等的擔憂。在智能化加快的進程中,也同樣面對隱私保護問題。比如,隨著人臉識別技術的廣泛應用,人臉隱私該如何有效保護?因此,基于數據安全的現實需求,一些政府、國際組織紛紛呼吁關注數據安全或智能倫理,并出臺了相關政策。比如,歐盟委員會的人工智能高級專家組(High-Level Expert Group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 HLEG)于2018年底發布了《可信人工智能倫理指南(草案)》,提出了一個可信人工智能框架,強調倫理規范性和技術健壯性。以此推動全球層面大數據的共同治理,并在全球數據治理的進程中,充分考慮并應對人工智能對社會倫理、民生、人的隱私保護等各方面的影響,將大數據、智能應用可能帶來的風險降至最低。


(三)零工經濟與“云勞動”等變遷與人機協同新場域的產生


進入智能化時代,人工智能正引發全球范圍內勞動關系的巨大變化,進而對傳統的勞動關系產生顛覆性的影響。這種影響表現為:勞動關系主體的不確定、勞動時間的不確定、報酬支付的不確定、勞動保障的不確定、勞動風險的不確定、工作責任的不確定、法律救濟的不確定。在此影響下,零工經濟和“云勞動”將成為未來社會主流的就業途徑。零工經濟是指短期且靈活的工作形式,它利用互聯網和移動技術快速匹配供需方,通過“自我雇傭”的模式,實現雇主利益的最大化,已經成為推動我國就業增長不可或缺的力量。有關數據顯示,零工經濟所帶動的新就業機會占總就業機會的6.4%。一些專家預測,零工經濟將成為未來勞動者就業的首選模式。與此相類似的是,在人工智能技術的沖擊下,各行各業出現了“技術性失業”,由此產生了一種顛覆傳統的工作模式:“云勞動”。即勞動者根據自己的工作余力與需求,通過網端對工作資源進行快速彈性供應。它是一種被人工智能所塑造的新型工作形式,使得以往的全職工作者轉變為自由的職業者,通過云端與企業廣泛建立動態化的新型工作關系,有彈性、有選擇地參與工作并獲得報酬。


零工經濟與“云勞動”的出現,代表著人工智能技術正在深刻影響社會和經濟結構的變化,促進著工作職業崗位的快速迭代:高創造、高價值、高科技的職業和勞動將取代傳統的勞動模式;人際協作較為簡單、規則性較強的智力活動,以及標準化程度較高、重復性較強的機械勞動,將被人工智能所顛覆和淘汰;現有的大量崗位與職業,將與人工智能緊密結合并實現改造與升級。換言之,智能機器人滲透工作與崗位的范圍與進程正在加快,智能化革命使得機器人日益智能化和人性化。人機協作、人機交互的工作領域、場景越來越普遍,甚至已經滲透到教育等領域,在國內外的一些學校和課堂已經出現了代理師生事務、管理教學和輔助教學的智能機器人。這些智能機器人在賦能教育教學的同時,也在催生學習方式的創新與教學變革。這就帶來一個全新的命題:從微觀層面的工作場所到宏觀層面的社會生活,人類該如何面對并學會與“機”相處?尤其是如何進行人機交互、人機協同、人機協作,這也是擺在我們面前需要思考并進行治理的嶄新課題。



2
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進展、特征與框架


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人工智能賦能教育趨向整體性的變革,人工智能催生人機協同共生時代的來臨,也帶來關于人工智能教育的科學倫理、制度規范、社會關系等諸多方面的調整與治理。因此,我們需要準確把握人工智能教育治理的現狀、發展與特征,方能構建起治理框架并有效實施。


(一)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研究進展


人工智能不同于以往的工業時代、信息時代等階段性的技術,其并不是局限于某一特定產業,而是能夠支撐整個社會發展和產業變革的通用性技術。人工智能作為一種新興技術,對教育的影響也是如此。幾百年來,技術在教育領域中的發展演化,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治理方式也各不相同(見表1)。


表1 不同時代技術的教育形態與治理方式


圖片


新一代人工智能的興起,不僅是技術或產業領域的重大革命,更是經濟、社會、政治各領域的基礎性和綜合性變革,由此產生的治理挑戰要求公共政策框架進行重構與創新。為了應對人工智能帶來的治理挑戰,美國2016年頒布了《為人工智能的未來做好準備》等政策框架,從治理角度探討政府在人工智能治理過程中的作用,并強調基于風險評估和成本收益考量的原則,以決定是否對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發與應用施以監管;同年,英國發布了《人工智能:未來決策制定的機遇與影響》,對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做了科學規劃,英國越來越多的大學致力于傳授與人工智能相關的倫理、道德;法國在《人工智能戰略》中強調要加強對人工智能技術的“共同監控”,充分保護人工智能運用中的個人權力和公共利益。


可見,人工智能教育具有技術優勢和社會屬性高度融合的特征,不僅能夠為教育治理提供信息篩選、學習分析、情境再現等關鍵性技術;還能夠通過神經網絡、智能校園、自適應學習系統等輔助教育治理的決策行為,從而產生新的教育治理方式。人工智能教育治理在全球范圍內已經引起了高度關注,有研究指出,人工智能教育正逐漸改變全球的教育治理機制,雖然人工智能教育并不會自然消解全球治理中的霸權邏輯或歧視現象,但能夠有助于增進國際間的相互理解,達成“全球善智”和“全球合智”這一人工智能全球治理的發展目標。即,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已是智能時代之大勢所趨。


(二)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內涵及特征


人工智能教育是依托于人工智能技術興起的一種嶄新的教育形態和教育理念,與傳統教育不同,人工智能教育強調的是一種跨界的教育觀,即將智能技術全方位地融入到教育發展之中。正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教育中的人工智能:可持續發展的挑戰與機遇》報告中所指出的: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改善與促進教育公平,為未來學習者做好準備,并迎接人工智能教育應有的挑戰和對政策的影響。該報告既為人工智能教育發展指明了方向,也蘊含了對人工智能教育治理的價值追求。


鑒于人工智能教育的發展已經涉及全球不同國家、地區、組織、個體以及與之相關的廣泛利益關系,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自然成為國際社會的共同訴求,其基本要義包括:全球治理的價值、規則、治理主體、治理客體和治理績效等五個方面;全球治理的方式在于自由參與、多方談判與積極合作,強調程序正義;全球治理體系中最重要的三個治理主體是主權國家、政府間國際組織、非政府間國際組織。


基于上述內涵,我們認為,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旨在通過國際社會各利益相關方通過協商、合作及博弈等多種方式,有效參與人工智能教育的事務管理,以促進人工智能教育為人類更好的發展服務,以維持合理、和諧、建設性的國際秩序這樣一個活動過程。具體而言,它包括制定人工智能教育發展的價值準則、共同遵守人工智能教育倫理規范、共同防范人工智能教育社會風險等方面。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具有協同化、系統化、數據化、精準化等特點:


一是協同化。在全球化時代,技術、信息、商品、人才、資本等具有極強的流動性,風險也更具有擴散性與全球化特征。正因為人工智能所引發的潛在風險具有世界波及性、影響的不均衡性、倫理標準的區域差異性和危害預測的不確定性,世界各國有必要共同協調,構建起暢通、快速、多邊、民主、透明的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體系。與此相應,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之方案與行動計劃等,也必須要各利益相關方協同進行,才能夠達到共同治理之目標。


二是系統化。人工智能教育是一個系統性的整體與復雜工程,主要表現在三方面:宏觀層面影響全球教育和主權國家教育系統的發展,中觀層面影響各級各類學校機構、學習組織與團隊等的教育方式,微觀層面會影響每個學習個體的教學過程、學習方式與評價管理。因此,人工智能教育治理必須以系統觀的視野來審視具體問題,比如,智能化在改變勞動力市場關系,影響社會經濟發展,那么教育該如何應對或治理?是從宏觀入手為主,還是微觀層面解決?這一系統化的特點,意味著在關注治理的時候,不能“盲人摸象”僅從某一部分著手,而需要遵循系統科學的理論,科學、系統地進行治理。


三是數據化。大數據、移動互聯、云計算等是人工智能技術發展的基礎,“人人互聯”與無處不在的快速連接,重構了當今的全球化世界,5G+物聯網等技術的快速成熟,使得網絡空間中的海量數據(包括大量的學習資源),成為教育治理的新場域;人工智能技術不僅能夠深度挖掘海量數據,還能夠對大量與學習相關的數據進行精細化分析。所以,智能化新技術正越來越多地被運用到教育評價、學校管理之中。比如,智能教學系統的開發、“區塊鏈+”學習過程與學位管理。有研究指出,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不僅可能、而且應該是評估學習者通識能力的更優選擇。而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作為更廣泛多元主體行動,勢必依賴于大數據以及基于數據分析的支持。


四是精準化。有效治理的目標之一就是要做到精準施策、及時到位。正如前述,社會治理的智能化在于充分運用大數據等技術,使得社會治理能夠更加精準分析、精準服務、精準施策、精準監督、精準反饋。在教育領域也如此,人工智能技術深刻影響著每一個學習者,個性化學習、自適應學習等成為智能技術與教育深度融合的最佳表現形式。在以機器學習和深度學習為核心的人工智能技術的強力支撐下,正對面向未來社會所需要的學習者進行重塑和再造,為學習者提供符合其個性需求的精準內容及學習分析反饋等,以促進自我導向的有意義學習。即人工智能教育治理其本質就在于實現教與學的精準化治理,從而培養大量具有創新性的一代新人。


(三)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框架


自工業革命以來,教育的發展一直與科技的進步息息相關。當前,人工智能新技術所驅動的教育變革,被國外學者稱之為“第四次教育革命”,它以多元智能、全球化視野和個性化教育為主要特征。2020年1月,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發布了題為《未來學校:為第四次工業革命定義新的教育模式》的報告,提出了“教育4.0”的全球框架,指出人類進入以智能技術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之后,未來各國教育發展的方向。在此背景下,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研究逐步進入人們的研究視野,一些研究將人工智能教育定位于人工智能倫理風險,認為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關鍵在于解決人工智能教育倫理的困境;還有一些研究則認為,人工智能的發展給全球化和世界政治經濟進程帶來了科學、技術、數據、網絡、信息等多重影響。同時,人工智能也可能導致新的全球化問題出現,需要主要行為體尤其是主權國家積極參與人工智能時代的全球治理。不難發現,人工智能教育牽涉到國家體制形態、網絡空間權力、國際人才流動、學歷資格認證等諸多方面,應是一個全局性、系統性的治理過程。


在宏觀層面,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需要各主權國家、政府機構、國際組織等利益相關方通力合作,以進行人工智能準則的頂層調控與決策。為實現“推動人工智能教育的全球合作,為人類社會提供福祉,促進教育公平”的治理目標,需要強化在人工智能教育中的數智驅動、人機協同教育、網絡與數據安全、5G應用、虛擬現實、數字孿生等新技術的創新、實施、倫理等諸多方面,進行有效的合作,共同制定人工智能教育發展的國際準則,以推動人類教育的可持續、公平與健康發展目標的實現。


在中觀層面,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涉及跨領域的學習資源供給與教育公共利益保障,需要學校機構以及社會學習組織推動學習技術、學習方式、學習環境等的改善,致力于區域教育優質與均衡發展,為學習者提供更加符合社會發展和個體社會發展需要的學習資源,將人工智能技術融合在智慧校園、教學設計、教師信息素養、學習分析、區塊鏈教育評價等方面,以保證區域中各類主體良性與持續互動。比如,人工智能賦能智慧校園建設已經成為國內外許多國家追求的目標。在此基礎上,創設泛在互聯的“5G+智能教育”環境,搭建師生本位的智能教育課程資源及學習服務平臺,統籌構建智能教育大數據的治理體系,已經成為人工智能場域下智慧校園建設的關鍵路徑。


在微觀層面,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涉及促進每一位學習者的全面發展以及師生服務的效率,需要教師、學生等學習者個體重塑學習發展觀念,通過AI+教與學中的精準化學習分析、學習場景構建、個性化推送與反饋等人工智能技術,進一步改善“教”與“學”之間的關系,從而改進學習績效,提高學習能力。有研究指出,人工智能對教育活動具有強勁的助推力和潛在的副作用。強勁的助推力表現為基于網絡與交互的泛在教育漸趨流行,個體化學習、體驗式學習、游戲化學習和讀屏學習蔚然成風。潛在的副作用包括分散人的注意力、降低學習能力和消解學習文化。因此,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就是要消除學習過程中潛在的副作用,辨析其優劣所在,以體驗學習與量體裁衣的對話教學方式,全面提升學習質量。


綜上,我們認為,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是不同國家權力主體、學校組織、學習者個體等多元利益方,通過協商合作解決人工智能教育發展中存在的各種問題這一過程。國家、學校、學習者個體是治理的主體,人工智能教育運用是治理的客體,不同主體、客體之間相互聯接、共同作用,從而構建起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框架,如圖1所示。


圖片


圖1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框架


3
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面臨的挑戰


(一)宏觀層面: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合作欠缺


人工智能作為一項新技術可以融合到社會的各行各業之中,這就決定了人工智能是一種跨領域、跨行業的全域化發展模式。在今天的全球化時代,人工智能作為支撐所有產業的通用性技術,其產生的社會影響同樣也是全球性的,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均不能單獨面對人工智能所帶來的挑戰。鑒于這種挑戰及其所帶來的風險廣度和深度,加強人工智能的全球治理,包括教育領域中的治理,已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


今年以來,面對疫情這場突發性的全球公共事件,人工智能教育治理的意義和作用更加凸顯。當前,全球正處于防控COVID-19疫情的關鍵時期,世界各國積極推動線下教學轉向線上教學。人工智能技術與教育教學的融合突破了學習時間與空間限制,滿足了學習者居家學習的需求,成為一種安全可靠、過程可控的教與學模式。然而我們也看到:在重大疫情面前,在線教育發展仍遠不能滿足學習者的需求,全球各個國家、地區之間的差異明顯,尤其是在欠發達地區,教育教學處于半停滯狀態,全球教育治理合作欠缺。在世界各國為減緩COVID-19疫情的蔓延態勢而選擇暫時關閉學校的情形下,UNESCO積極地與受影響國家(地區)的教育部門合作,通過引入或擴大遠程教育模式以保證所有學生學習的可持續性;OECD發布的《2020應對COVID-19教育指南》也指出,各國教育系統之間普遍存在著缺乏數字化基礎設施和有深度的多方合作,學校難以保證學生的學習質量,教師缺乏ICT能力和教師之間的深度合作,弱勢學生群體的基本學習條件無法得到保障等問題。這些問題的存在,讓不同主權國家、國際組織等利益相關方清醒地認識到,疫情之下,加強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已迫在眉睫。


顯然,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所面對的問題,遠不止疫情下的在線教育問題。有學者提出,隨著5G、大數據、XR和智能技術的發展和應用,通過數智融合的“全鏈網絡”可賦能教育均衡。然而,能有效表征過程性學習質量的非結構化、半結構化的數據難以采集,或者技術難度較高。而當前各校園、區域數據標準不統一,使得現有數據難以匯聚融通,這使得現有各類智適應平臺、智能學習系統只能服務于特定的教學場景。此外,伴隨著數智融合出現的網絡與數據安全、人工智能倫理風險等問題依然存在,在沒有有效構建起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國際規則、合作機制之前,人類面對人工智能所帶來的風險,防范還十分脆弱;道德與倫理框架層面研究的滯后,讓人類時時處于尷尬的境地。正如一些知名人士,如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比爾·蓋茨(Bill Gates)等呼吁的,必須要對人工智能的研究與應用加強監管,霍金甚至提出要警惕“人工智能成為人類文明史的終結者”。為此,有研究強調指出,倫理對人工智能的嵌入價值,體現為作為道德能動體的人類,對其發展需要進行管理與責任承擔,人工智能的不確定性為人類對其進行治理提供了可能?梢,人工智能教育的全球治理,當務之急,不是人工智能教育的持續性發展問題,而是如何推動人工智能教育的全球化合作,并研究這種全球化合作的有效機制。


(二)中觀層面:智慧校園建設亟待深化


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網絡與信息技術的發展,促進了學校組織在硬件設施、校園管理、教育教學等方面得以不斷改善,借助互聯網技術與校園資源的整合,數字校園等應運而生。但一直以來,一些學校組織秉承工具理性,將學校信息化建設的重點放在利用信息技術對傳統學校設施、教育環節等方面進行改良。但單純的網絡基礎設備、數字化資源建設和網絡化溝通載體的搭建,并沒有對教與學帶來根本性的變革。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在線教育存在的缺陷仍暴露無疑。一方面,全球范圍內還有數量龐大的學校組織不能夠提供正常線上教學和學習服務。正如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指出的,截至2020年4月18日,全球有188個國家停課,數億兒童及青少年的福祉受到嚴重影響;另一方面,能夠提供線上教育資源的學校也同樣存在不能夠滿足學習者需求等問題,在線教育存在著設備欠缺、流量不足、卡頓塞車、教師成為“十八線主播”、家長和學生不適應等諸多問題,甚至凸顯出教育不公平現象?傮w來看,這些問題存在的原因之一,在于多年來的數字校園、智慧校園建設注重表面而忽視內涵所致,即人工智能教育未能真正融入到學校教學過程、服務管理功能之中。


具體來說,一方面,智慧校園建設存在偏差,仍集中于技術改造和管理平臺改進,并未將“以人為本”的發展理念融入到智慧校園建設之中,主要原因在于對于智慧校園建設的內涵和價值觀念沒有形成科學統一的共識。人們對于智慧校園的認識還存在誤區,2015年曾有新聞報道指出,國內近百所高校實現了“智慧校園”,但事實上離智慧校園相距甚遠;有學者指出,智慧校園是教育發展的高級形態,建成真正意義上“智慧校園”注定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校園的智慧性取決于教師、學生、家長、管理者基于“塊數據”全維度自動挖掘與精準識別基礎之上的“整體智治”。不少學校只是將智慧校園建設定位于硬件升級或利用信息技術強化學校管理,而不是改善教學和學習方式。與此相應,智慧校園服務功能也未能完全顯現。由于智慧校園建設成本高昂,且人工智能技術更新迭代速度較快,缺乏辦學經費的學?赡茈y以持續對智慧校園進行升級換代。即智慧校園的實現有賴于將人工智能技術有機整合并嵌入教育活動過程之中,這種嵌入的方式、途徑等需要精心設計,才能幫助教師、學生提升教與學品質。然而,從現行智慧校園的建設來看,這一功能的實現尚待時日。


(三)微觀層面:個性化學習尚任重道遠


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推動了個性化學習、項目式學習、體驗式學習等的變革,在大數據、學習分析等新興技術的支持下,自適應學習方式興起,這種學習模式解決了傳統學習方式中學生主體性受限的問題,致力于為學生提供精準的個性化學習體驗。即通過人工智能技術,能夠及時捕捉、聚焦和分析來自多個不同方面的數據流,包括學習應用程序、在線資源、出版商和其他學習管理系統,從而構建基于學生個人學習行為的多模態數據及數字模型。例如,通過即時分析的學生數據可實時生成報告、進行數據分析和可視化,并將其輸入到教師的工作流程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不僅可以幫助老師掌握學生學習成功所需要的內容;同時,也讓教師了解在過去的工作中可能隱藏會抑制未來發展的那些缺陷。


人工智能促進教育變革的核心價值,在于助力學生的個性化發展,賦能教學、輔助教師工作,改善教育管理、優化教育供給。但由于學習者個體之間存在的“數智鴻溝”會造成教育資源利用的不均衡現象,難以滿足學習者的個性化需求。人工智能技術同樣難以解決教育公平性和包容性需求,在“數字鴻溝”日益加劇的情況下,甚至會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教育的不公平現象。因為智慧學習、智慧課堂等智慧教育的具體形態,從本質上說都是一種算法支持下的學習,而新的“數智鴻溝”主要體現在對人工智能算法等認識和運用上。這一個看似“客觀中立”過程,卻一直遭受倫理方面的爭議。對于大多數人而言,算法被視為一個“黑匣子”。由于數據鴻溝、算法黑箱、效率優先等眾多因素的疊加影響,導致算法支持下的學習依然存在自我強化偏差、技術控制困境、主體性危機等治理難題,數據建模能否真實描述客觀事實、數據分析是否帶有偏見、數據解讀是否存在主觀數據清理等,也讓教育公平、教育平等、教育效率等傳統議題,在人工智能時代顯得更加突出。從全球范圍來看,這些問題在信息弱勢群體,如,網絡不發達地區學習者、工人、難民、殘障者等群體上,表現得較為嚴重,他們甚至沒有機會接觸或使用網絡與數字化學習資源,更遑論擁有個性化的學習體驗。



4
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變革之道


人工智能正在爆發式增長,在智能制造、5G技術、泛在物聯網、數字孿生等技術的支撐下,人工智能教育的應用領域越來越廣泛。特別是5G通訊傳播從經典的流量服務模式向全要素生態鏈模式轉變,成為賦能于虛擬現實、增強現實、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新興技術場域。但我們也需要認識到,人工智能教育帶來的影響具有不確定性與復雜性。其中,人工智能教育主要涉及三個層面的問題:一是宏觀層面上,智能新技術與人的共處何以可能?如何構建人機協同發展的全球治理新秩序?二是中觀層面上,如何實現學校教育與智能技術的融合?三是微觀層面上,人工智能對個體發展的價值是什么?如何促進人的個性化發展?因此,加強人工智能教育發展的國際合作,共同應對人工智能教育產生的風險,維護人類福祉,應成為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的主流和基本訴求。


(一)宏觀層面:推動數字孿生等新技術的融合與創新治理


正如前述,數智融合成為當下發展的大趨勢。其具體表現為人們通過收集大量數據并量化分析形成系統性的報告,為決策提供重要支持。以數據智能驅動的人工智能教育,正在改變傳統的學習形態,從人機協同、虛實共生、全域交互、教育均衡等多方面賦能未來教育新形態。以數字孿生為例,在數據驅動的主導下,通過孿生對象與虛擬孿生體間的交互映射,形成數據自動決策對物理實體進行系統優化。其中,教師、學生、學校、學習資源等都可以成為數字孿生架構中的“實體”。數字孿生技術與擴展現實、全息技術的結合,將為未來教育帶來顛覆性的變革,孕育虛實共生的教學環境和沉浸式的學習場域。


具體體現在:(1)為學生提供全域感知的學習空間和量身定制的學習內容。數字孿生可打破傳統機器記錄與人工診斷割裂的局面,高效監測學生學習過程的實時狀態,并根據學生不同的學習偏好、先前知識、認知水平等,實現學習精確診斷與學習反饋的無縫銜接,促進學生對知識的深度理解和思維能力的提升,真正實現因材施教。(2)為教師提供虛實共生的教學環境和沉浸式交互的課堂場景。讓學生具身于虛擬或充滿探究的場景中,感受啟發性、具身性、互動性的學習體驗,進一步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進而實現從表層學習向深度學習的躍遷。(3)為學校提供多維、動態管理和評價方式。數字孿生可全方位實時監控和分析學習者和教學者的生理狀態、心理狀態,根據實時數據形成評估結果,實現對教學過程的及時干預。同時,形成動態數據支撐下的教師評價、同伴評價、自我評價“三位一體”評價方式。教師可以根據虛擬學生及物理學生的多方反饋,全面掌握學生在學習情境中獲得的知識、技能、情感、態度,保證教學輸出與學生知識輸入、學習資源與學生認知水平的精準匹配。


這也要求高等院校及科研所必須籌建多學科協同的研究平臺,廣泛整合社會學、系統工程、管理學、大數據、腦科學等,探索多學科交叉協同的研究機制,為人工智能教育治理提供理論依據或論證,以破解新技術驅動教育治理現代化過程中的痛點與難點問題。


(二)中觀層面:強化智能技術應用于教師教學管理與智慧校園治理


目前,國內中小學、大學教師都面臨著工作負荷過大的問題!叭斯ぶ悄+教育”的應用理應成為人工教育治理的一項重要內容,使之有助于讓教師擺脫日常繁重的瑣事,把主要精力放在教學設計、項目活動開展等方面,并為教師開展人機協作、人機交互教學提供輔助。落實在具體的教學情境中,這種人機交互可由二元交互(人類老師、學生)轉化為三元交互(人類老師、學生、機器人)。智能機器人不僅可以輔助教師與學生交互,支持學生的動態化、個性化學習;而且可將學生的多模態學習行為數據,及時準確地進行采集、分析、研判和反饋,以幫助研究者和管理者根據學習者的不同需求和能力,及時設計或調整教學進度、優化教學方式。


“人工智能+”智慧校園建設,也是人工教育治理的重要領域。例如,目前人工智能廣泛應用于保障校園的安全。人臉識別、實時追蹤、智能預警等新技術手段的合理、適當的應用,可以實現大數據的可視化,提高校園管理的效率和質量,向數字化、智能化校園轉型。此外,“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也給學校與教師日常教學管理,帶來了巨大的變革機遇。第一,區塊鏈可以打通信息孤島,在確保匿名性、隱私性的同時,將學生的成長檔案等基本數據共享給相關教學機構,優化數據供給端,讓每一位學生在享受個性化教育服務的同時,保障數據隱私。第二,區塊鏈可用于發放數字證書或學歷證明。儲存學歷等數字化區塊鏈證書具有高加密性與信用性,學生可以根據需要,隨時隨地提取和使用,不需要再由傳統票據或學校等機構簽發,有效地避免了偽造證書等現象的出現。第三,區塊鏈可以為升學、就業與人才評定,提供有價值的數據支持。由于數據不可被篡改,招收單位可以通過學生的人工智能報告,全方位了解應試者的真實經歷,將其納入綜合評價中,改變“一考定終身”的現狀。


(三)微觀層面:實現對學習者個性化、自適應學習的支撐與治理


人工智能、大數據及學習分析技術為促進學生認知和學習創設了良好的數字化環境,為開展個性化學習提供了有效的工具。1996年,布魯西洛夫斯基(Brusilovsky)提出了“自適應學習”(Adaptive Learning)的概念,他認為“自適應學習”指的是收集和分析學生在系統學習過程中的信息,并為其構建了個性化認知能力和學習能力的用戶模型。個性化學習已經提倡好多年,但以往采用班級授課的集中教學,很難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因材施教”。如今,人工智能技術應用下的學習分析、情感識別、動作識別等技術,可以系統測量并分析學習者及其學習情境相關的全過程數據,智能服務系統可以及時跟蹤、記錄、收集學習者學習全過程的一切行為數據,包括對學生的生理行為和情感狀態進行全方位地捕捉,通過語音識別、眼球追蹤、大腦探測等設備,收集學生行為的多模態數據,運用模型分析解釋學習者的綜合表現,并挖掘更深層次的行為數據,為實現精準個性化學習提供了可能性。


不斷進化的智能輔助教育系統,也讓人工智能教育治理輔助學生的個性化學習成為可能:第一,學習者的情緒、語言、交互將會通過數字和圖像等可視化形式動態呈現,讓學習的內容適切于每一個學習者個體的內在需求和能力,為學生構建含有學習策略、學習診斷、學習內容推送、學習結果評價等關鍵環節的適應性學習模式。第二,為學習者創設沉浸式、充滿探究意義的虛擬學習環境,利用虛擬現實技術、全息技術等為學生提供身臨其境般的學習環境,旨在幫助學生結合自身的學習興趣,采用符合自己的學習策略或進度,對相關信息、知識進行深度加工,建立起新舊知識間的關聯與遷移,在對知識進行理的解基礎上提升批判性思維,發展創新性能力,這也是人工智能教育的核心價值之所在。


5
結語



隨著后疫情時代的到來,基于全球化的防控和面對突發性事故的社會需求,為人工智能教育發展與治理,提供了新的機遇和挑戰。當前,世界許多發達國家或地區已利用技術優勢、工業實力、經濟能力等為人工智能的發展贏得了先機,但一些欠發達國家或者地區由于社會經濟條件等的限制,在這場競爭中很有可能落伍,這進一步導致了全球“數字鴻溝”和“智能鴻溝”的加劇,從而成為全球不穩定的影響因素。


我們認為,人工智能教育的全球治理應以多元主體視角審視教育新秩序、教育活力、教育效能、教育公平等諸多問題。首先,提倡加強全球化合作,增進各主權國家、國際組織等利益相關方的共同理解與進步,協商制定人工智能教育全球治理規則或指南;其次,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改善校園環境,推進智慧校園的建設;最后,聚焦“以人為本”、人性至上的教育理念,充分運用人工智能技術重塑教與學關系,為所有學生提供個性化的學習資源與服務。


我國作為發展中國家,人工智能發展既面臨著國際壓力,也需要應對國內挑戰。隨著人工智能進一步融入社會生活,地區之間、群體之間、個體之間的教育資源分配不均、新的教育公平問題等也會凸顯。我們需要未雨綢繆,盡快制定人工智能應用的倫理原則和相關法規,鼓勵企業、社會組織和其他利益相關者參與到人工智能發展的規劃、設計中來。必須堅持以人為本的發展戰略,利用人工智能促進人類福祉。要密切關注和防范人工智能發展過程中所帶來的負面問題,對可能引發的社會問題應做好提前防范和部署措施,竭力彌補因人工智能發展帶來“數字鴻溝”或社會經濟發展不平衡等,對于落后地區或公益領域要加大扶持力度。這一切,應該成為人工智能教育治理的永恒追求。


參考文獻:略


作者簡介:盧迪1、段世飛2、胡科2、李福華1、陳熠舟3

1 淮北師范大學教育學院

2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

3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MOOC,原載于《遠程教育雜志》 2020年第6期

掃一掃,關注我們

熟妇大粗